? 【微也足道】庄子为何在妻子死后“鼓盆而歌”?_丹江口纪检监察网 亚游贵宾线路中心,ag亚游app科技|开户,亚游试玩在哪里|官方
你的位置:主页 > 清风文苑 >

清风文苑TYPENAME

【微也足道】庄子为何在妻子死后“鼓盆而歌”?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7-08-08 11:40
  • 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

  《庄子·至乐》中记载,庄子妻子死后,庄子“方箕踞鼓盆而歌”,盆,即指瓦缶,是古代陶制的一种打击乐器。也就是说,庄子正伸着两腿坐在地上敲着瓦缶唱歌。这样的举动,不免让人以为庄子并不为妻子之死而悲痛,丧妻之痛在庄子这里显得并不明显。

  庄子友人惠子赶来吊唁,看到这样,也不免责问:“与人居,长子老身,死不哭亦足矣,又鼓盆而歌,不亦甚乎!”认为庄子妻子与庄子共同相处这么多年,生儿育女,操持家务,现在她死了,庄子不哭也就算了,还鼓盆而歌,太过分了。然而果真是这样么?庄子说并不是这样,他一开始也是悲伤的,但“察其始而本无生,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,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。杂乎芒芴之间,变而有气,气变而有形,形变而有生,今又变而之死,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。人且偃然寝于巨室,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,自以为不通乎命,故止也。”细细想来,她最初也是没有生命、没有形体、没有气的,后来才衍变成了有气、有形体、有生命的,如今又变化回没有生命的(死亡),这和春夏秋冬运行规律是一样的。她现在安静地寝卧于天地之间,而我在这里嗷嗷地哭,这是我不明白天命、不够通达,因此停止了哭泣。

  庄子在《知北游》里写道:“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,孰知其纪!人之生,气之聚也。聚则为生,散则为死。若死生为徒,吾又何患!故万物一也。”在庄子看来,生与死就和世间万物的消长一样,万物有消有长,人有生有死,天地万物都是相同的,都是气的聚合离散。《养生主》中写老子去世,秦失来吊唁,三号而出,老子弟子追问这是为何,他说,“适来,夫子时也;适去,夫子顺也。”即老子来是应时而来,去是顺时而去。来去得失,皆如生死,皆如草木荣枯,均是自然规律。

  因此,在面对妻子的死亡时,庄子才能坦然处之。他不是不悲伤,而是对生死有着超然的理解,以通达的心态去看待生死,去接受未知。此后,“鼓盆而歌”既表示丧妻的悲哀,也表示对生死的乐观。后人常用“鼓盆歌”、“漆园歌”、“庄缶”、“鼓盆之戚”来形容丧妻及丧妻之痛,如潘岳悼亡诗有“庶几有时衰,庄缶犹可击”之句,王夫之《续哀雨诗》有“他日凭收柴市骨,此生已厌漆园歌”之言。南宋岳珂在《宝真斋法书赞·刘武忠书简帖》中写道:“闻有鼓盆之戚,不易排遣,人之处世,不如意者,十常八九,凡百更须以道自处,无伤生也。”也是和“鼓盆而歌”同出一路,以坦然之态面对人世间的生死得失。